探秘夜色中酒吧女郎的迷離生活
越夜越迷離。午夜11時許在度酒吧裡,伴隨著震耳欲聾的DJ舞曲和主持人沙啞的叫喊 聲,吧檯裡,娟娟和姐妹們一邊舞蹈,一邊搖著色子,說笑著和客人猜點數,然後舉起酒瓶一頓猛飲。娟娟也不知道開了多少瓶啤酒,自己喝了多少。整個夜晚都是 在DJ舞曲聲中不斷重複著開酒瓶、搖色子、猜點、喝酒的過程,直到凌晨。


20歲的娟娟是肥東人,合肥一所技校畢業,學的是電子和製冷專業,學習的最後一年她曾經在一家工廠上過班,轉正後雖然能拿2000多的工資,不過那樣的生活不是她所喜歡的。最重要的是每天12個小時的高強度作業讓她覺得自己的個性被壓抑,留給自己的時間太少。三個月前,她辭去了工廠的工作,經朋友的介紹來到了這家酒吧上班。


和所有的酒吧女孩一樣,在這裡上班每天晚上7點鐘要到酒吧,8點半就要站吧等客人來,一直到凌晨兩點多下班,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酒吧上班很辛苦,不過娟娟說她不在乎,才開始還有點不適應,現在已經習慣了。「在酒吧上班很開心,像是在玩,半夜2點半下班我也不會在意。」

酒吧裡像娟娟這樣的的女孩有好幾十個。娟娟在酒吧裡的主要工作就是站在吧檯裡,負責 推銷酒,專業名稱叫吧麗,她負責三個凳子上的客人。此外還有Dance(領舞)女孩和活躍氣氛的「小蜜蜂」。「我們頂多有時候陪客人擲擲色子,不過喝酒是 必須的,像昨天晚上我就推銷了60多瓶。」娟娟大聲說,「我還算能喝吧,從來沒有喝倒過,實在喝不下去了就自己跑到衛生間催吐,不過都能保證正常回家。


剛來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懂,有的時候一晚上一瓶酒都沒有推銷出去,有時候自己將自己灌醉了,但現在我的業績基本上都是第一了!」談起收入,娟娟搖搖頭,收入都是根據業績來,雖然有時候一個月能掙上好幾千,但身體常常吃不消,「喝酒太傷胃了!」

娟娟的生活很單調,每天從酒吧回來後就是蒙頭大睡,下午才起來,有時候還會失眠。起床後要麼去菜市場買菜,要麼就是留在出租房,甚至連網吧去的也很少。


「我覺得沒有什麼,我的朋友也這麼認為。」說起在酒吧工作是不是被別人理解時,娟娟有些鬱悶。娟娟說,在人們眼中似乎在酒吧裡工作的女孩就是問題女孩,實際上她們也很辛苦,雖然酒吧裡要面對形形色色的客人,但只要自己把握住就行

不過娟娟還是打算離開酒吧,因為她是一個孝順的女兒,她的父母不支持她在酒吧工作,常常發短消息,打電話勸她辭掉這份工作,他們最擔心的是晚上下班太晚,不安全。娟娟只有聽爸媽的,儘管自己有點戀戀不捨。


時針已經指向0:30,此時的酒吧在Dance和主持人的引導下,正進入第二個高潮。娟娟和姐妹們依然在開酒瓶、搖色子、猜點、喝酒…… 在激烈的DJ舞曲聲中和瀰漫的啤酒的醇香中,合肥夜逐漸沉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福 的頭像
阿福

酒店小姐秘辛vs夜晚的生活家

阿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