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酒店小姐公關生涯上班酒店經紀愛慾掙扎

酒店小姐秘辛 酒店生活回憶錄

文 / Sabrina

(.....承上篇)  → 《酒店小姐生涯》酒店小姐小A 生活回憶錄 Ⅵ

part 20.

她打量了小哥,轉身又進入電梯,小哥跟在後面,兩人沉默的回到家裡
一進門,小A便把自己丟進沙發,貓咪隨即跳上了女主人的腿
安安靜靜的替波斯順著毛,眼睛看都不看小哥一眼

而小哥還站在門口沒拖鞋,手還撐著沒關上的鐵門
他的眼神越過分隔兩人的兩呎魚缸,靜靜的看著她
應該是要怎樣!? 久不見面的兩人在電梯熱情擁抱,宣洩思念
一路激情擁吻到客廳,拔光彼此的衣服再戰到黑色蠶絲的床褥之間...?

他自嘲的笑了笑,關上鐵門,把自己多餘的期望也一併關在門外
走到小A身邊,彎下腰藉由想要撫摸波斯的動作,小哥的手貼上了她的
小A的手勢停了下來,並沒有轉過頭來看他,等著他的下一步...

「妳在不高興...?」 小哥起了頭
【為什麼..?】終於把眼神放到了他的臉上,小A習慣性的把問題丟還給對方
「因為我沒去接妳...?」 他試探性的問
【討論過了! 我說過不需要接機不是..】還是不給他答案
「因為我沒在家裡等妳...?」他仍嘗試著
【我也沒直接回來..】一樣的不著痕跡
「那是因為我吃檳榔...?」他嘆了一口氣,口氣更軟了些
【當初你是因為我不吃檳榔的..?】檳榔小哥是在兵營戒的,並不是她要求的
「那妳到底在不高興什麼...?」 小哥的口氣有了慍意
【你為什麼覺得我該不高興..?】她把視線對上他的,意圖明顯挑戰小哥

小哥確實被激怒了! 他背對電視坐在沙發桌上跟小A近距離的面對面
「好~我碰了其他女人。妳媽的公司我沒去了!就這兩件事,要先談哪件..?」
三八的事情小A早聽我說過了! 當然是還不知道的令她感興趣一點
【為什麼不去公司了..?】她往後一仰,拉開了兩人的距離,背靠在沙發上,打算長談
「妳為什麼不問我碰了什麼女人...?」 聽到了她的問題小哥更生氣了
【嗯~ 你.碰.了.什.麼.女.人.?】如他所願,小A從嘴裡敲出了這幾個字
男的差不多要瘋了吧! 就算有意跟這種人吵架也根本吵不起來
「xxx,我問妳,我們為什麼在一起...?」她們認識那麼久,小哥第一次喊她全名
【你以為呢..?】又是那種自殺式的口氣,完完全全的事不關己

小A最擅長的文字遊戲,果然讓小哥義無反顧披上戰衣
接下來的每一句話都像渴望鮮血的利刃,企圖割捧出她那顆赤裸裸的心

「因為我跟小陳說:只要有人追妳,妳就不會拒絕,何況對象是我..」
「我抱其他女人,是因為妳跟她們一樣,對我來說並沒有不同..」
「我不去妳媽那,是因為不想再讓妳們母女倆看不起我..」
小哥吼出了全部的回答,擠乾了肺裡面所有的空氣,他喘著氣瞪著他眼前的女人...

酒店小姐秘辛 酒店生活回憶錄

part 21.

嗅不出任何屬於自己歸屬的位置,小哥選擇徹徹底底的爆裂
他的狂吼,驚恐了他的貓。一陣胡亂掙扎,波斯倉皇的逃離小A的掌控
飆喊後,看著小A低著頭,他快活極了! 他贏了,他怎麼能輸給眼下這個女人..?

「妳都沒話要說嗎? 妳大可說妳也沒在乎過,難道不是...? 」
「為什麼不說話..?」看著小A仍舊維持不動的姿勢,他的肝火又旺了起來
「妳說啊!說妳從來就不在乎..!? 」小哥甚至失控的抓著她的肩膀搖晃起來
【你的驕傲就在那扇門外,走出去,它自然會回來找你..?】小A不耐煩的掙開了他的牽制,伸出手指向魚缸的方向
「妳說我..!? 」小哥本繼續辯駁的聲音停住了。眼神落在她的手腕上

好幾道滲血的抓痕在小A的手腕處,先前被她真子般的頭髮遮住了
大腿上也有,誰叫小A硬要幫牠取名波斯,名不符實,自然神經質到不行..zz
(她皮膚很好,跟小孩子差不多,指甲稍微劃過去就可留痕,細皮嫩肉很容易受傷)
「該.死.的.貓...」小哥他又吼了! 只是這次的對象是對他的愛貓
在小哥還沒其他思想以前,小A已經站起來往廚房走去,開了水龍頭沖洗自己的手
(她應該是想消毒吧! 忘了跟大家介紹,這女的生活常識是近乎白痴那種)
(小至操作洗衣機,換燈管,繳費這種瑣事,她本人都非常不OK~)

「妳在幹嘛啦!? 要用食鹽水...」小哥很雞婆的試圖阻止她,抓著她的手不放
兩人在拉扯間,流理台上的一整個托盤被她們撞翻,整盤玻璃杯應聲破裂,碎片飛濺
小哥當然沒事,穿裙子的小A又再度被波及,小腿被碎片傷到好幾處,自己沒發覺
她本能的蹲下來,想要撿拾較大的碎片,把玻璃一片一片的往手掌上疊放
「停...我叫妳停。我來掃,用掃把。我.說.用.掃.把..」小哥氣死了! 氣不完
看小A根本不理他,完全沒把他的話聽進去,逕自蹲在那讓頭髮在碎片上擺動
小哥氣到清走她手上的玻璃後,直接把她抬進臥房的浴室,留下一地狼籍

在浴室裡,小A配合的讓他抖弄自己頭髮,乖順的讓他幫她梳頭,一遍又一遍
小哥隨後又把她抱回昨天刻意換新的黑床單上,蹲在地上細細檢視她的小腿
這邊也血絲,那邊又血痕,慘不忍賭。小哥皺著眉頭,很仔細的想找看看還有沒有碎片殘留
無預警的,小A的頭垂進了他的肩窩,整個重心都往下放。靠! 現在是在演哪一齣啊?
【很累~我想睡覺...】她疲倦的聲音,埋在小哥的肩膀消失
當天返台,自己一個提行李轉機,回來後又跟幾個八婆喝下午茶,加上剛剛的鬧劇,不累才怪
「先去醫院打破傷風,回來再睡...」推開她,看見小A下垂的睫毛,小哥認命的撥了我的電話
「xxx,妳現在馬上給我死過來善後...」小哥的聲音像從牙齒縫擠出來的一樣,很恨

當然是因為他已經猜到是我出賣他了! 電話裡還不說為什麼要帶小A去醫院
害我一路上亂猜亂想,割腕啊! 男打女,女砍男的亂七八糟戲碼在我腦袋亂竄
不得不否認,我一聽小A要進醫院,當時真的失去一切判斷能力,自責到不行
之後是我幫忙開車,小哥抱著小A到附近醫院打破傷風,挨完針小A精神也比較好了一點
小哥就這樣又把我給遣散了! 他就是故意要讓我擔心,要我一顆心懸在那裡處罰我...zzz

兩個人又回到家裡,小A直接進房間沐浴,而小哥坐在沙發上思考著
在一切又回復安靜後,他有點尷尬的不知如何自楚,要怎麼延續?
直接開口談分手嗎? 就像小A說的,只是一道門他的驕傲跟尊嚴就回來了...

酒店小姐秘辛 酒店生活回憶錄

part 22.

他在那之前根本沒想過分手這個問題,不然他昨天也不會以竊喜的心情換床單
是小A的不在乎不斷讓他感覺刺傷,他的驕傲不允許一份單方面的愛情
愛情..? 甚至過了今晚,他已經確定那是愛了! 那她呢?
想起她那一貫無所謂的表情,實在很想一掌把她拍的粉碎,到底哪裡讓他不捨?

正當小哥努力的想為什麼要愛她。想像如何在她們之間找一個出口
小A洗完澡走出房間,停在房門口看了一下小哥,接著開了電視,坐到小哥旁邊
小哥考慮著如何開口,注意力卻被她的頭髮抓走,她的頭髮胡亂盤著,還滴著水
明明就是常犯頭疼的人,老是不喜歡吹頭髮,自己洗頭就嫌太長懶的吹
他嘆了一口氣,起身把她帶回房間,把她安放在化妝台前,開始幫她吹頭髮

又是鬼附身。等到小哥醒過來意會自己正在幹嘛後,他的眼神始終迴避著鏡子
因為小A正透過鏡子盯著他不放。恍神的看著她的頭髮在自己手指間糾結纏繞,又譏誚的散落
【你要不要去沖個澡...? 】小A對著鏡子裡面的小哥忽然問到
「蛤..!? 」心不在焉的小哥把眼神對上她回應,不知所謂
【我想睡覺了! 你去洗澡..】小A轉過身從他手上接過自己的頭髮,表示可以停止了
「嗯~我看電視,妳先睡.. 」小哥坐在床沿,整收著吹風機,心裡想回到沙發上繼續剛剛的功課
【你不洗澡刷牙?嘴裡都是檳榔的味道,我怎麼親你..?】話還沒說完,手已經動作把小哥的頭拉向自己
她的嘴唇貼上他的,深深淺淺的嘗試著他嘴裡的不同滋味...
小哥睜著眼,懷疑著幾個小時前的戰火,難道都是他一個人平空想像出來的?
什麼驕傲,什麼尊嚴,什麼愛不愛,好像都不關她的事,沒被列入她的記憶

就是這樣一個女人,他想推拒,要拿什麼推拒? 每每想要離開,卻又伸出手,把她攬的更近...

鏘鏘~小哥換上的黑床單沒白費,兩人還是戰上去了!
而且是轟轟烈烈的大戰,小A率先陣亡,很累的一天
而小哥還在黑暗中睜著眼睛想事情,手指輕輕來回在小A的背脊上滑動著
像在哄小孩子睡覺,那種動作可以幫助她入睡。她喜歡這樣,她的男人不能比她先睡去

忽然小哥右上方出現一聲爆炸聲,繼而擦出些許火花,隨之又回覆黑暗
他還在懷疑自己的耳朵,冷氣走火。隨後開始感到搖晃,那天剛好是921
他攬住了身邊的女人,捨不得她醒來(她討厭旱天雷跟嗚咽的風,通常打雷,她的電話都會接著響zzz)
但搖晃並沒馬上停止,且越搖越大,她們堆疊在臥房牆邊的書本開始有掉落的聲音
波斯開始在扒著她們的房門,玻璃製品碎裂的聲音也越來越頻繁
當小哥開始覺得不對勁,一直要小A起床,但她真的太累了!怎麼都叫不起來
一直到衣櫃倒下,天花板的燈飾砸下在她們床的正下方,剛好壓在她們的被子上
小A這才醒過來,小哥一直跟她說要離開大樓,但小A很鐵齒,直說等等就停了
何況她們兩個身上完全沒穿,燈又不能開,她賭氣的拒絕離開她的床

小哥這次不管她生氣,摸黑找到自己的褲子,隨手也幫小A拿了一件睡衣
胡亂幫她套上,就抬著她往外走,完完全全的摸黑,地上又都是障礙物跟水
她們的魚缸移位,水濺的到處都是,小哥小小心心的抱著她,不肯讓她的赤腳落地
就是怕她的低能又傷到自己,小哥抱著她跟貓,就這樣走了14樓的樓梯
一直到大樓外面,才發現已經聚集了一堆密密麻麻的住戶,小A那時才知道事態嚴重
還好當時要愛愛前的那件褲子就在床邊,鑰匙就在口袋內,不然她們也要蹲路邊蹲到天亮
車上有備用的襯衫可以讓小A外穿,還收留了兩個因為想睡覺哭鬧中的小小孩

那一天對小哥跟小A都是印象很深刻的一天,小哥在那天對她跟自己有了新的認知
小哥清楚的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不棄不離,也明白在那之後他永遠都不會再放下
而小A呢!? 她從小哥懂得對她生氣開始,她就辨識了他的愛,但她悄悄替他隱藏了
對她來說! 愛還是一個無聊的字義,她對小哥的感覺,遟到了很久很久...(續)

 

P.s要是碰到沒辦法解釋或是理解的事情,我很習慣用鬼附身跟牽魂兩個詞
今天我不禁想,會不會真有一屢魂,因為前世對小A的愛戀不捨
隨時隨地附身在她週遭男人的身上,所以男人不明究理的為她打理一切瑣碎?
如果真的是這樣,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了完美的解釋...Orz


---
其他更多關於酒店小姐的故事


---
我是台北酒店經紀幹部阿福 有任何問題隨時可以留言問我 ^^
直接跟我聯絡 手機:0931-200617 (來電請顯示號碼)
msn:jiudian_man@hotmail.com
  http://98.to/jiudia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福 的頭像
阿福

酒店小姐秘辛vs夜晚的生活家

阿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